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旅游市場動態

文旅產業“西進”:今年以來簽約超1.2萬億!西部文旅項目投建或井噴

發布日期:2019-11-18

  文旅資本大舉“西進”!

  執惠不完全統計顯示,今年以來,西部地區文旅項目簽約數量近50起,總簽約金額超1.2萬億元!主要分布在康養文旅、特色小鎮、主題公園等細分領域,尤其以康養類文旅項目最為突出。

  憑借優質的旅游資源,在政策扶持、交通區位、產業轉型等因素影響下,過去幾年間,中國西部地區的游客、旅游收入增速大幅增長,甚至高于東部沿海城市。在文旅投建力度上,西部足以與東部地區一決高下。

  未來,隨著項目簽約后的陸續投建,未來西部地區旅游業有望迎來爆發式增長。

  今年以來簽約超1.2萬億

  執惠梳理的信息顯示,今年以來(截至11月15日),西部地區文旅項目簽約數量高達48起,投資概算總金額超1.2萬億元,涉及康養文旅、特色小鎮、主題公園、冰雪、森林旅游、影視、體育等諸多細分業態。其中,以重慶、四川、云南、貴州等為代表的西南地區表現最為突出,總計簽約超32起,金額高達9900億元!
 

今年以來西部地區文旅項目簽約情況一覽
 

  具體來看,西部地區各省份中,四川省今年以來簽約文旅項目數量最多,共計15起,涉及文旅項目數量157個,協議簽約金額約3816億元。

  今年9月,在第五屆中國(四川)國際旅游投資大會上,共有64個重大文旅投資項目集體簽約,簽約金額1224億元。簽約項目內容涉及休閑度假、康養文旅、會展旅游、文旅特色小鎮、文旅產業園區、文旅企業總部、鄉村文旅、特色民宿等多個類型,還有多個涉及電子競技、影視動漫、旅游演藝等新文旅經濟的特色項目。包括中國酒城長江生態旅游帶項目、絲路童話大型山水實景演出及親子溫泉奇幻小鎮度假區項目、天府國際動漫城項目、雪松國際生態旅游休閑度假區項目、靈山集團國際休閑文旅項目、上海月星集團樂山西部環球港旅游綜合體項目、藺州古城文旅綜合體項目、文靈妙境文旅小鎮等。

  此外,在今年舉行的四川南充文化和旅游發展大會、大涼山(安寧河谷)2019文旅康養冕寧招商推介會、大涼山(安寧河谷)2019文旅康養拉薩招商推介會、達州市文化旅游產業專題招商推介會上,均簽約一批文旅項目,計劃投資金額均超百億元。

  從簽約金額來看,同樣位于西南地區的重慶簽約額最高。今年以來,重慶市簽約文旅項目雖只有5起,但涉及文旅項目數量高達146個,概算投資金額高達4566億元!在今年6月舉行的第六屆中國西部旅游產業博覽會上,集中簽約了140個文旅綜合項目,涵蓋旅游景區、旅游綜合體、旅游度假區以及文旅融合、農旅融合等領域,協議投資總金額4190億元。此外,廣西省、云南省今年以來簽約文旅項目概算金額均超千億。其中,廣西省更是逼近兩千億元。

  西北地區冷熱不均,其中陜西延安表現最為突出。在今年10月份舉行的延安文化傳承博覽會合作項目集中簽約儀式上,現場共簽訂合作項目44個,總投資218.32億元;甘肅省表現較為冷清,今年僅簽約1個項目。今年7月,“讀者文旅小鎮”落戶甘肅隴南市武都區,總投資10.28億元。
 

  各路資本大舉“西進”

  執惠統計的信息顯示,在上述西部地區簽約的項目中,不乏國際巨頭與知名房企的身影,包括默林娛樂、萬達、寶能、萬科、綠地等。

  9月27日,默林娛樂宣布首座中國樂高主題樂園落地四川眉山。據了解,該項目于年底動工,計劃2023年開門迎客,擁有眾多主題景點、游樂設施及樂高經典模型,以及度假小鎮、酒店群等,包含樂高工廠、樂高積木世界、樂高水樂園、樂高城堡、恐龍島等核心區。項目的落地標志著四川成為繼上海迪士尼、北京環球影城之后,第三個擁有國際頂尖主題樂園的地區,填補了整個西部地區缺乏國際頂級主題樂園的空白。

  萬達布局西部動作頻頻,且都是大手筆。

  今年6月,萬達集團與四川省政府續簽戰略合作協議,在已完成投資1600億元基礎上,再投1100億建設3個文化旅游項目、頂級國際醫院、國際體育賽事和新建20個萬達廣場;7月,萬達與陜西省政府簽訂合作協議,雙方將在體育、文旅、影視、國際醫院、企業總部、商業綜合體六個方面合作,落地“六個一”一攬子項目。

  除了四川、陜西,甘肅省也是萬達押寶重地。今年4月,在甘肅省舉行招商引資暨隴商大會上,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便透露,未來3年,萬達將在甘肅投資1個超大型文化旅游項目、5個萬達廣場、3個五星級酒店,新增投資約450億元。 

  伴隨著三四線城市房價“高溫”引發調控政策頻頻加碼,全國范圍內可進駐的空間愈發有限,不少房企紛紛錯開“高溫”城市,轉戰西部地區拿地布局文旅地產。

  今年年初,寶能拿下了云南騰沖北海鄉區域34宗土地,總面積約2239.9畝,約合149.33萬平方米,總成交價為14.79億元。9月,寶能城市發展建設集團與騰沖市政府舉行“騰沖寶能·彩云之上”發布會,宣布寶能地產首次進軍云南市場,正式落子騰沖。該項目定位為高端康養文旅地產,斥資逾400億元。

  康養類文旅項目也是今年以來西部地區簽約的重點,包括四川大涼山、云南石林、貴州官倉、貴州荔波、貴州赤水、重慶黔江、新疆焉耆等,均落地康養類小鎮或康養類度假區項目。隨著人口老齡化加劇、“健康中國”戰略實施等帶來市場利好,全國康養文旅項目簽約已“遍地開花”。執惠不完全統計顯示,今年年初以來,包括云南、貴州、四川、重慶、湖南、安徽、浙江等地陸續簽約康養類文旅項目,數量超30起,總簽約金額逾4000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全國已有80多家房企和外資企業布局康養地產板塊。康養度假類產品儼然成為房地產開發商轉型和尋找業績增量的新突破口。

  除了上述企業外,扎堆西部的還有融創和恒大。

  在2017年并購萬達文旅項目后,融創開始在文旅產業上更大范圍的擴張,在西南布局有昆明、重慶、成都3個文旅城,西雙版納、桂林2個旅游度假區以及4個商業綜合體和12個文旅小鎮。恒大在西部布局不多,但也是大手筆。去年4月,恒大健康產業集團豪砸260億元,擬在重慶江津雙福新區打造占地3660畝的養生谷。

  各路資本競相布局,西部區域的文旅市場“咖位”正在提升。巨頭扎堆西部背后,考量因素又有哪些?
 

  巨頭為何扎堆西部旅游業?

  過去幾年,西部地區旅游業發展十分迅速,尤其以西南的成都、重慶、昆明、貴州等旅游城市最為突出。

  據21世紀經濟研究院統計的數據顯示,2010年,成都的游客總量和旅游業收入分別為673.8萬人和600億元。2018年,成都全年接待游客2.4億人次,實現旅游總收入3712.6億元。在2010年-2018年間,上述兩項數據的增幅分別達到256%和519%。

  同樣突發猛進的還有重慶市。2018年重慶接待境內外游客5.972億人次,實現旅游總收入4344.15億元。而在2010年,這兩個數據僅為1.61億人次和917億元。2010年-2018年,重慶的游客人數和旅游收入的累計增幅達到了271%和408%。

  此外,作為西北的重要旅游城市,西安市2010年-2018年的游客總量與旅游總收入累計增幅也非常明顯,分別為69%和160%。

  與西部城市相比較,北京、上海、廣州和杭州四座東部城市中,2010-2018年間,無論是游客總量或旅游總收入的累計增幅,總體上都小于西部地區。
 

東西部部分城市游客數量與旅游收入增幅對比(來源:21世紀經濟研究院)
 

  西部旅游業快速發展,主要得益于近年來政策大環境的驅動。在西部大開發、旅游扶貧等政策推動下,在發展方式轉型升級的背景下,以旅游業為代表的第三產業受到西部地方政府的重視,國家各類扶持政策層出不窮、不勝枚舉。比如今年6月文旅部發關于對《文化產業促進法(草案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的公告就提出,促進文化產業區域協調發展,鼓勵東部地區同中西部地區開展文化產業合作和幫扶,支持文化企業在西部地區投資文化產業。

  更為重要的是,西部地區地域遼闊,旅游資源豐富多樣,且品位高、精品多,可開發空間較大。

  比如寶能選址騰沖落地康養文旅,當地的旅游資源、在地文化是重要考量因素。騰沖氣候宜人、海拔適中、火山濕地溫泉資源豐富,而該項目臨近北海濕地、火山國家公園、熱海風景區、高黎貢山/青海湖等多個保留了云南本土特色的自然景觀及人文社區。基于在地資源和文化打造康養文旅地產,得天獨厚。此外,在交通方面,泛亞鐵路建設成功之后,云南對于東南亞國家和中國西南地區的人口虹吸、商業往來也起到一個中轉站的作用。

  交通區位一直是文旅項目落地布局的重要考慮因素。隨著西部地區交通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尤其是在近年來高鐵、機場航線的密集布局下,全國乃至海外游客赴西部旅游更加便捷。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統計的數據顯示,2010年-2018年成都機場的旅客吞吐量累計增幅達到105%,昆明為133%,而北京、廣州同期的旅客吞吐量累計增幅僅37%和70%。

  以樂高樂園為例,之所以選擇眉山,這與當地的交通、人流、消費水平不無關系。眉山緊鄰成都、區位優越,坐擁“雙機場”,擁有“三橫四縱”高速路網、“三橫九縱”鐵路網、“雙高雙港”立體交通。便捷的交通、周邊城市人口與人均消費水平等,均為眉山提供了較大的基礎。

  隨著文旅項目簽約后的陸續推進,西部地區文旅市場勢必擴容,未來項目投建料將迎來井噴之勢。

  不過,發展西部旅游業需要樹立新的旅游觀和產品觀,要充分利用地方資源及在地文化,打造有地域特色旅游的旅游產品。在項目的整體策劃規劃、業態等內容的打造上,需要更縝密更完善的結合西部旅游城市及人群消費特點,持續不斷地對產品進行提升和迭代,這也是文旅項目落地后能否脫穎而出的關鍵。

  此外,在開發西部旅游資源的同時,還要對資源加以保護。項目投建蜂擁而上,政府部門應加大監管力度,避免以“旅游扶貧”的名義進行竭澤而漁式的開發,以促進長期可持續發展。
  作者:唐飛

上一篇:國內三線及以下城市夜間旅游經濟的六大特征

下一篇:2020年市場規模達1000億,康養旅游產業迎大機遇!


?
文旅產業“西進”:今年以來簽約超1.2萬億!西部文旅項目投建或井噴

  文旅資本大舉“西進”!

  執惠不完全統計顯示,今年以來,西部地區文旅項目簽約數量近50起,總簽約金額超1.2萬億元!主要分布在康養文旅、特色小鎮、主題公園等細分領域,尤其以康養類文旅項目最為突出。

  憑借優質的旅游資源,在政策扶持、交通區位、產業轉型等因素影響下,過去幾年間,中國西部地區的游客、旅游收入增速大幅增長,甚至高于東部沿海城市。在文旅投建力度上,西部足以與東部地區一決高下。

  未來,隨著項目簽約后的陸續投建,未來西部地區旅游業有望迎來爆發式增長。

  今年以來簽約超1.2萬億

  執惠梳理的信息顯示,今年以來(截至11月15日),西部地區文旅項目簽約數量高達48起,投資概算總金額超1.2萬億元,涉及康養文旅、特色小鎮、主題公園、冰雪、森林旅游、影視、體育等諸多細分業態。其中,以重慶、四川、云南、貴州等為代表的西南地區表現最為突出,總計簽約超32起,金額高達9900億元!
 

今年以來西部地區文旅項目簽約情況一覽
 

  具體來看,西部地區各省份中,四川省今年以來簽約文旅項目數量最多,共計15起,涉及文旅項目數量157個,協議簽約金額約3816億元。

  今年9月,在第五屆中國(四川)國際旅游投資大會上,共有64個重大文旅投資項目集體簽約,簽約金額1224億元。簽約項目內容涉及休閑度假、康養文旅、會展旅游、文旅特色小鎮、文旅產業園區、文旅企業總部、鄉村文旅、特色民宿等多個類型,還有多個涉及電子競技、影視動漫、旅游演藝等新文旅經濟的特色項目。包括中國酒城長江生態旅游帶項目、絲路童話大型山水實景演出及親子溫泉奇幻小鎮度假區項目、天府國際動漫城項目、雪松國際生態旅游休閑度假區項目、靈山集團國際休閑文旅項目、上海月星集團樂山西部環球港旅游綜合體項目、藺州古城文旅綜合體項目、文靈妙境文旅小鎮等。

  此外,在今年舉行的四川南充文化和旅游發展大會、大涼山(安寧河谷)2019文旅康養冕寧招商推介會、大涼山(安寧河谷)2019文旅康養拉薩招商推介會、達州市文化旅游產業專題招商推介會上,均簽約一批文旅項目,計劃投資金額均超百億元。

  從簽約金額來看,同樣位于西南地區的重慶簽約額最高。今年以來,重慶市簽約文旅項目雖只有5起,但涉及文旅項目數量高達146個,概算投資金額高達4566億元!在今年6月舉行的第六屆中國西部旅游產業博覽會上,集中簽約了140個文旅綜合項目,涵蓋旅游景區、旅游綜合體、旅游度假區以及文旅融合、農旅融合等領域,協議投資總金額4190億元。此外,廣西省、云南省今年以來簽約文旅項目概算金額均超千億。其中,廣西省更是逼近兩千億元。

  西北地區冷熱不均,其中陜西延安表現最為突出。在今年10月份舉行的延安文化傳承博覽會合作項目集中簽約儀式上,現場共簽訂合作項目44個,總投資218.32億元;甘肅省表現較為冷清,今年僅簽約1個項目。今年7月,“讀者文旅小鎮”落戶甘肅隴南市武都區,總投資10.28億元。
 

  各路資本大舉“西進”

  執惠統計的信息顯示,在上述西部地區簽約的項目中,不乏國際巨頭與知名房企的身影,包括默林娛樂、萬達、寶能、萬科、綠地等。

  9月27日,默林娛樂宣布首座中國樂高主題樂園落地四川眉山。據了解,該項目于年底動工,計劃2023年開門迎客,擁有眾多主題景點、游樂設施及樂高經典模型,以及度假小鎮、酒店群等,包含樂高工廠、樂高積木世界、樂高水樂園、樂高城堡、恐龍島等核心區。項目的落地標志著四川成為繼上海迪士尼、北京環球影城之后,第三個擁有國際頂尖主題樂園的地區,填補了整個西部地區缺乏國際頂級主題樂園的空白。

  萬達布局西部動作頻頻,且都是大手筆。

  今年6月,萬達集團與四川省政府續簽戰略合作協議,在已完成投資1600億元基礎上,再投1100億建設3個文化旅游項目、頂級國際醫院、國際體育賽事和新建20個萬達廣場;7月,萬達與陜西省政府簽訂合作協議,雙方將在體育、文旅、影視、國際醫院、企業總部、商業綜合體六個方面合作,落地“六個一”一攬子項目。

  除了四川、陜西,甘肅省也是萬達押寶重地。今年4月,在甘肅省舉行招商引資暨隴商大會上,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便透露,未來3年,萬達將在甘肅投資1個超大型文化旅游項目、5個萬達廣場、3個五星級酒店,新增投資約450億元。 

  伴隨著三四線城市房價“高溫”引發調控政策頻頻加碼,全國范圍內可進駐的空間愈發有限,不少房企紛紛錯開“高溫”城市,轉戰西部地區拿地布局文旅地產。

  今年年初,寶能拿下了云南騰沖北海鄉區域34宗土地,總面積約2239.9畝,約合149.33萬平方米,總成交價為14.79億元。9月,寶能城市發展建設集團與騰沖市政府舉行“騰沖寶能·彩云之上”發布會,宣布寶能地產首次進軍云南市場,正式落子騰沖。該項目定位為高端康養文旅地產,斥資逾400億元。

  康養類文旅項目也是今年以來西部地區簽約的重點,包括四川大涼山、云南石林、貴州官倉、貴州荔波、貴州赤水、重慶黔江、新疆焉耆等,均落地康養類小鎮或康養類度假區項目。隨著人口老齡化加劇、“健康中國”戰略實施等帶來市場利好,全國康養文旅項目簽約已“遍地開花”。執惠不完全統計顯示,今年年初以來,包括云南、貴州、四川、重慶、湖南、安徽、浙江等地陸續簽約康養類文旅項目,數量超30起,總簽約金額逾4000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全國已有80多家房企和外資企業布局康養地產板塊。康養度假類產品儼然成為房地產開發商轉型和尋找業績增量的新突破口。

  除了上述企業外,扎堆西部的還有融創和恒大。

  在2017年并購萬達文旅項目后,融創開始在文旅產業上更大范圍的擴張,在西南布局有昆明、重慶、成都3個文旅城,西雙版納、桂林2個旅游度假區以及4個商業綜合體和12個文旅小鎮。恒大在西部布局不多,但也是大手筆。去年4月,恒大健康產業集團豪砸260億元,擬在重慶江津雙福新區打造占地3660畝的養生谷。

  各路資本競相布局,西部區域的文旅市場“咖位”正在提升。巨頭扎堆西部背后,考量因素又有哪些?
 

  巨頭為何扎堆西部旅游業?

  過去幾年,西部地區旅游業發展十分迅速,尤其以西南的成都、重慶、昆明、貴州等旅游城市最為突出。

  據21世紀經濟研究院統計的數據顯示,2010年,成都的游客總量和旅游業收入分別為673.8萬人和600億元。2018年,成都全年接待游客2.4億人次,實現旅游總收入3712.6億元。在2010年-2018年間,上述兩項數據的增幅分別達到256%和519%。

  同樣突發猛進的還有重慶市。2018年重慶接待境內外游客5.972億人次,實現旅游總收入4344.15億元。而在2010年,這兩個數據僅為1.61億人次和917億元。2010年-2018年,重慶的游客人數和旅游收入的累計增幅達到了271%和408%。

  此外,作為西北的重要旅游城市,西安市2010年-2018年的游客總量與旅游總收入累計增幅也非常明顯,分別為69%和160%。

  與西部城市相比較,北京、上海、廣州和杭州四座東部城市中,2010-2018年間,無論是游客總量或旅游總收入的累計增幅,總體上都小于西部地區。
 

東西部部分城市游客數量與旅游收入增幅對比(來源:21世紀經濟研究院)
 

  西部旅游業快速發展,主要得益于近年來政策大環境的驅動。在西部大開發、旅游扶貧等政策推動下,在發展方式轉型升級的背景下,以旅游業為代表的第三產業受到西部地方政府的重視,國家各類扶持政策層出不窮、不勝枚舉。比如今年6月文旅部發關于對《文化產業促進法(草案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的公告就提出,促進文化產業區域協調發展,鼓勵東部地區同中西部地區開展文化產業合作和幫扶,支持文化企業在西部地區投資文化產業。

  更為重要的是,西部地區地域遼闊,旅游資源豐富多樣,且品位高、精品多,可開發空間較大。

  比如寶能選址騰沖落地康養文旅,當地的旅游資源、在地文化是重要考量因素。騰沖氣候宜人、海拔適中、火山濕地溫泉資源豐富,而該項目臨近北海濕地、火山國家公園、熱海風景區、高黎貢山/青海湖等多個保留了云南本土特色的自然景觀及人文社區。基于在地資源和文化打造康養文旅地產,得天獨厚。此外,在交通方面,泛亞鐵路建設成功之后,云南對于東南亞國家和中國西南地區的人口虹吸、商業往來也起到一個中轉站的作用。

  交通區位一直是文旅項目落地布局的重要考慮因素。隨著西部地區交通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尤其是在近年來高鐵、機場航線的密集布局下,全國乃至海外游客赴西部旅游更加便捷。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統計的數據顯示,2010年-2018年成都機場的旅客吞吐量累計增幅達到105%,昆明為133%,而北京、廣州同期的旅客吞吐量累計增幅僅37%和70%。

  以樂高樂園為例,之所以選擇眉山,這與當地的交通、人流、消費水平不無關系。眉山緊鄰成都、區位優越,坐擁“雙機場”,擁有“三橫四縱”高速路網、“三橫九縱”鐵路網、“雙高雙港”立體交通。便捷的交通、周邊城市人口與人均消費水平等,均為眉山提供了較大的基礎。

  隨著文旅項目簽約后的陸續推進,西部地區文旅市場勢必擴容,未來項目投建料將迎來井噴之勢。

  不過,發展西部旅游業需要樹立新的旅游觀和產品觀,要充分利用地方資源及在地文化,打造有地域特色旅游的旅游產品。在項目的整體策劃規劃、業態等內容的打造上,需要更縝密更完善的結合西部旅游城市及人群消費特點,持續不斷地對產品進行提升和迭代,這也是文旅項目落地后能否脫穎而出的關鍵。

  此外,在開發西部旅游資源的同時,還要對資源加以保護。項目投建蜂擁而上,政府部門應加大監管力度,避免以“旅游扶貧”的名義進行竭澤而漁式的開發,以促進長期可持續發展。
  作者:唐飛

  • 上一篇:國內三線及以下城市夜間旅游經濟的六大特征
  • 下一篇:2020年市場規模達1000億,康養旅游產業迎大機遇!

  • 江西快三彩票网